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國際動態>  新加坡:盛邀國際民間組織落戶獅城

新加坡:盛邀國際民間組織落戶獅城

2015-05-19 09:19:45  來源:公益發展觀察 NO.1  作者:溫波    點擊數量:130994

       上世紀末,新加坡還是綠色和平組織成員一入境即被情治人員跟蹤盯梢的國家。新加坡人民行動黨長期一黨獨大,形成實際上的威權政治,遠近聞名。但在李光耀“亞洲價值”的支撐下,新加坡重視國民教育、力舉人才、經濟富足、依法治國有方,也的確讓人刮目相看。

       世界各國,因為宗教、社會歷史、民族組成等國情的不同,不見得每個國家都可以借鑒實施西方式的民主政治體系。近些年,伊拉克、北非、中亞地區出現的所謂民主政體,也多依舊問題纏身,政治、經濟、社會領域和地區安全形勢都岌岌可危。民主本身并不一定帶來一個政權的合法性,一個政府能夠及時有效提供公共服務,成熟有序治理國家,讓國民感到自由和平等,人權得以保障尊重,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方能獲得民眾的支持

       二戰之后,在美國主導下,德國和日本這兩個曾經實施軍國主義、四處侵略的國家成功改造。美國常以此為傲,自大有加。然而,德國和日本的成功,也在于這兩個國家的國民性中勤勉、守序的因素,以及長久以來對教育、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的重視,并非僅是美國政治理念和民主體制的功勞。

       1993年,美國青年Michael Fay在新加坡肆意破壞公物,被新加坡法院判處4個月監禁和鞭刑。此事因為美國以人權為由極力反對而瞬成世界輿論焦點,并引發美新之間的外交風波。新加坡政府最終只是對其減刑,從鞭打6下改為4下。這一鞭刑對美國而言,是新加坡的威權打在了美國價值體系的身上。

       新加坡以政府良治代替政治民主的模式在中國很有市場。1992年開始,眾多中國官員開始赴南洋理工大學進修受訓,至今已過萬人,遍布中國政壇。新加坡的強制管理方式在2003年那場席卷東亞地區的SARS危機中將其優越性表現到極致:衛生防疫人員在居家隔離人員身上設置芯片,實時監管限制外出;在醫院里,對醫護人員、訪者、患者也都用芯片監控運動軌跡和人員接觸情況。2003年5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將新加坡從疫區中除名,新加坡成為首個戰勝非典的國家。威權體制在防治疾病、救助災害等應對現實中的很多危機方面,可以做到效率優先,公共利益和成果為主。“向新加坡學習”被中國各級政府和部門認為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在學習新加坡治理經驗的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新加坡近些年在政治上的開明進步——逐漸軟化威權體制,重視民意。此外,在國際化方面,新加坡始終走在亞洲的前列。

       新加坡積極推動東盟互融發展,并成為東盟秘書處所在地。新加坡依靠其地理位置和語言優勢,一直努力促進東西方社會價值和文化上的交流。1996年3月,二十五位亞洲和歐洲國家領導人齊聚泰國曼谷召開首屆亞歐會議(ASEM),次年在新加坡設立歐亞基金會,意在廣泛推動亞歐兩大洲的合作。

       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認識到,國際組織的到來不僅可以提升本國社會地位,增加自身影響力,還能帶來更多的就業和經濟機會。2008年,新加坡經濟發展局更是開辦國際組織計劃發展處,

       為有意在新加坡設立區域總部的國際民間組織提供協助和服務。作為彈丸之地的國家,新加坡目前有140多個國際組織,而十年前還只是30個左右。新加坡政府的支持是這一新局面的重要原因。

       支持首先體現在注冊及減稅優惠政策方面。在新加坡,注冊資金最少只要一新加坡元即可以獲得合法機構身份,使得國際組織可以節省經費用于項目工作。此外,在新加坡注冊的國際民間組織享有國民待遇,與本土慈善團體一樣,可以申請公益機構(Institution of a Public Character)資格。而新加坡為鼓勵公眾捐助公益事業,對捐助者有高達250%的減稅政策。

       為了盡可能減免民間組織的運營成本,新加坡政府還規定:每年收入或者支出在50萬新元(大約235萬元人民幣)以下的民間組織可以免除審計要求,以避免慈善和公益組織為財務審計額外支出成本,而將專款用于項目工作和人員支出

       新加坡社會及家庭發展部(類似中國的民政部)在2015年4月開始的新財政年度里,計劃為公益和志愿組織的撥款達到1億6500萬新元(約7.77億元人民幣)。此外,為扶持本土和國際民間組織,社會及家庭發展部還設立了組織能力建設基金,鼓勵這些團體申請使用,通過學習和培訓,來提高組織和人員的工作能力。

       與此同時,為鼓勵這些機構勇于創新,激發民間組織的社會創造力,新加坡在資金和稅收政策方面都積極給予支持,以提高這些機構的工作效能,使其敢于實踐創新計劃。

       2010年,新加坡經濟發展局和土地管理局在外交使館區域附近聯合開發建成東陵國際中心,以極為優惠的價格讓租給國際民間組織進駐辦公。此外,還有另一處名為iHUB的辦公場地也專門提供給國際民間組織使用。

       新加坡政府不僅筑巢引鳳,還慷慨地提供部分組織和項目經費以迎接初來乍到的國際組織。國際民間組織如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保護國際(CI)等紛紛在新加坡建立分部,就連曾在日本運行幾十年,日本王妃高圓宮久子擔當會長的國際鳥盟亞洲總部(Birdlife Asia)都已從東京遷往新加坡,可見新加坡政府的盛情讓國際組織們難以推卻。

       在國家政治和社會發展戰略上,新加坡不僅領先一程,其對國際民間組織的認同和支持方面,也頗有值得我們學習之處。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广东十一选5计划全天计划 广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捕鱼游戏技巧满满套路 通过手机算力赚钱 捕鱼大师安卓老版本 腾讯欢乐捕鱼人官网 福建22选5走势图浙江 大乐透开奖直播到底在哪里 女生现在做什么职业比较赚钱 甘肃11选5开奖视频 捕鱼又来了下载 广西淘宝快3走势图表官网 进入淘宝还能不能赚钱 河北办理福彩中心电话 网聊赚钱吗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中国足球彩票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