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報告>  開放格局助力發展 ——2018年《境外法》實施報告

開放格局助力發展 ——2018年《境外法》實施報告

2019-01-08 09:43:05  來源:善見   作者:慈善法律中心    點擊數量:7235
        2019年1月1日,《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以下簡稱《境外法》)實施已滿兩年。相較于《境外法》實施的首年而言,2018年,境外非政府組織進一步在華依法依規登記備案并開展非營利活動。從法律實施首年的過渡探索,到在日常活動和首次年報過程中不斷與登記管理機關、業務主管單位的深入互動與磨合,境外非政府組織在華開展的非營利工作繼續在法制軌道上前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共計登記441家代表機構,其中2018年登記代表機構136家;共計備案1381個臨時活動,其中2018年備案臨時活動894個。[1]
2018年,改革開放發展迎來40周年,我國對外開放工作取得諸多進展。2018年11月,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在上海舉辦,多家境外非政府組織配合上海市商務委員會、上海市政府,參與會議籌備和宣傳等工作,服務境內外企業和社會組織,促成數億元多邊貿易額。[2]與此同時,扶貧攻堅與“一帶一路”建設等重點工作在不斷推進,2019年新中國建立的70周年華誕也即將到來。當前,經濟社會在不斷發展過程中面臨轉型升級,我國非營利事業的發展也將迎來重大機遇,境外非政府組織在國際交流、專業管理、資金支持和工作開展經驗等方面所具有的優勢將使其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獨特的作用,而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法律制度的完善和有效落實將為此提供有力的法制保障。
 

 

 

代表機構數量增速放緩,業務主管單位日趨多元

 


1.2018年度京滬川增量分列前三 ,蒙渝吉增速最快

 


截至2018年12月31日,368家境外非政府組織在華登記441家代表機構,月均登記18家,其中 2018年登記136家,登記數量較2017年下降44.6%,代表機構登記的數量增長有所放緩。如圖1所示,2017年代表機構月均登記25家,峰值48家出現在2017年5月,該記錄維持至今,而2018年月均登記數已降至11家,2018全年登記數量也呈現波動下降趨勢。
 

 

 

 

 

        從登記省份分布來看,如圖2所示,兩年來在北京登記的代表機構總量最多,達到146家,占機構總量的33.1%;上海位居第二,91家機構占總量的20.6%;云南和廣東均登記25家機構,并列第三,各占總量的5.7%。以上四地代表機構數量占全國的65.1%。

 


        從2018年度登記情況來看,北京、上海、四川2018年登記代表機構數量最多,以40家、20家和11家位列前三。內蒙古、重慶、吉林則增速最快,較2017年分別增長300%、200%和200%。

 

 

 

 

2.美國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占總量四分之一
 

        從代表機構總部所在國家或地區分布來看,如圖3所示,107家代表機構來自美國,占機構總量的24.3%,位列第一;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日本則分別以82家、53家代表機構分列第二、第三位。來自美國、加拿大、港澳臺地區、日本以及韓國的機構共有323家代表機構,占機構總量的73.2%。

 

 

        2018年度,美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韓國三地登記代表機構數量最多,分別為35家、23家和15家。增速方面,澳門特別行政區、臺灣地區、韓國三地增速最快,較2017年分別增長150%、73%和63%。代表機構總部在全球的區域分布在2018年無明顯變化,總部位于北美洲和港澳臺地區的代表機構占機構總量的比例略有上升,分別從26%和24%上升一個百分點;而來自日本韓國、歐洲的代表機構占比稍有下降,分別下降一個和兩個百分點。

 

 

 

 

3.業務主管單位新增6部門,科技、教育領域機構增速最快
 
 

        截至12月31日,37個部門受理境外非政府組織設立代表機構業務主管單位申請,臺灣事務辦公室、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民用航空部門、原外國專家局、青年聯合會、工業和信息化部門6部門為2018年新增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業務主管單位。總體來看,如圖4所示,由商務部門擔任業務主管單位的代表機構數量遙遙領先,共計190家,占代表機構總量的43.1%。民政部門和教育部門以42家并列第二,均占總量的9.5%,其中民政部門主管的代表機構中有26家在《境外法》實施前曾在民政部登記。與2017年相比,2018年科學技術部門主管的代表機構數量增速最快,增長167%。農業農村部門、文化和旅游部門以及教育部門緊隨其后,分別增長120%、100%和83%。[3]

 

 
        另一方面,截至2018年底,共有11個《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活動領域和項目目錄、業務主管單位名錄(2017)》以外的部門在實操中成為境外非政府組織的業務主管單位,涵蓋糧食和物資儲備部門、自然資源部門、民用航空部門、共青團、青年聯合會、外事辦、臺灣事務辦公室、民族事務委員會、國際交流協會、對外友好協會、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這一方面是由于國務院機構改革組建了新的部門或重組了原有部門;另一方面則是體現了公安部門依據法律規定,結合實際情況對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業務主管單位的確定進行具體裁量,保證了法律適用必要的靈活性。
 
 

 

        從活動領域來看,如圖5所示,52%的代表機構開展經濟類活動,13%的代表機構開展濟困救災類活動,開展教育、衛生、環保類活動的機構數量則分別占總量的 10%、7%和6%。相較于2017年,代表機構活動領域分布變化不大,開展教育類、科技類活動的機構比例分別上漲3%和1%,這與相關部門擔任業務主管單位數量的增長相匹配。

 

 
 

 

 

臨時活動數量增長逾八成,教育類活動仍為主流

 

 

1.粵京滇數量位居前三,蘇津贛增速最快 
 
 

兩年來,482家境外非政府組織開展臨時活動備案工作,共備案1381個臨時活動,如圖6所示,備案數量呈穩定上升趨勢,月均備案58個。2018年全年,374家境外非政府組織備案臨時活動894個,備案數量比2017年增長83.6%,月均備案75個。
 
 

 

 

 

        如圖7所示,臨時活動的開展范圍已遍及全國除港澳臺外的31個省級行政區,其中,318個活動在廣東開展,占活動總量的23.0%。2018年度,廣東、北京、云南三地開展的臨時活動數量最多,分別為247個、151個和99個。從增速來看,江蘇、天津、江西三地位列前三,分別較2017年增長625%、483%和480%。 

 

 

 

2.過半數活動發起組織來自香港

 

        如圖8所示,與大量代表機構總部位于美國不同,51.8%(716個)的臨時活動的發起組織總部設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與2017年相比,香港組織發起活動的數量增長154%,而港澳臺地區組織發起的活動總計占總量的59.2%。目前,在我國境內開展臨時活動的香港組織有188家,每個組織平均開展4個活動,其中,慈恩基金會有限公司和樂施會開展活動最為頻繁,以86個和50個遙遙領先。樂施會同時也進行代表機構登記,2017年9月,樂施會成功登記北京辦事處,至此,其四個代表機構的活動省份范圍已覆蓋全國,此后樂施會便不再開展臨時活動。此外,兩地一心、世界宣明會、苗圃行動開展的活動均超過20個。

 

 

 

 

3.教育類活動持續增長,六成活動與我國社會組織合作

 

        與2017年相比,臨時活動業務領域分布排名總體變化不大,教育類、濟困救災類、衛生類活動數量最多,占活動總量的78%,從具體比例來看,教育類、衛生類活動的比例分別上漲4%和3%,濟困救災類活動和經濟類活動比例分別下降9%和3%。教育類活動涉及的具體領域包括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境外非政府組織開展的這類活動的具體形式包括為貧困學生提供助學金、改善學校基礎設施、促進中外教育交流合作等。而濟困救災類活動則包括扶貧減貧、社會救助、社會工作、防災減災、社會福利等。

 

 

 

 

 

        如圖10所示,61%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在華開展臨時活動時與我國社會組織進行合作,25%的組織則會選擇與我國事業單位合作。與2017年相比,與社會組織合作開展的臨時活動占活動總量的比例上升了 兩個百分點。此外,近六成臨時活動項目的活動期限在半年至一年之間。

 

 

 

 

 


進一步推進法律普及與實施工作,助力境內外非營利組織協同發展
 

 

        總體而言,兩年來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登記代表機構與備案臨時活動呈現穩定增長的態勢。2018年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登記數量相較法律實施的首年顯著下降,其主要原因在于法律實施首年較為集中地登記了多年以來在華開展工作的存量境外非政府組織。另一方面,臨時活動備案的數量則在2018年實現了83.6%的增長,開展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類型進一步豐富多元,臨時活動在全國各省內的數量均有增加。此外,境外非政府組織登記管理工作的開展也進一步深入,2018年年初,首年登記的代表機構進行了第一次年度檢查。為此,北京市公安局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辦公室召開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年度報告填報的專項培訓會,對填寫年度報告的流程和要求進行了明確。各地登記管理部門也通過座談、實地調研和舉辦講座等多種方式保障《境外法》的廣泛普及和有效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境外法》的實施工作在第二年中仍然出現了一定的挑戰,需要未來進一步加強和完善相關工作。其一,法律普及工作還需進一步推廣和深入。傅瑩曾在2016年3月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在我國境內開展活動的非政府組織已有7000多家。[4]與之相比,目前441家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的登記數量還相對較少。除原在華境外組織中不符合《境外法》所規定的活動領域的組織外,可以推測出還有相當數量的組織或處于法律身份不明確的狀態或轉為以臨時項目的方式開展活動甚至完全停止在華原有工作。此外,需要面向中方合作單位和相關管理部門深入普法,對于符合《境外法》要求和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予以支持和歡迎,對依據《境外法》合法登記或備案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充分開展項目合作,以確保法律實施的有效性。

 

 

        其二,《境外法》的配套銜接工作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和健全。在我國開展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每個國家或地區都有獨特的法律制度,相關國家或地區對非營利組織的管理要求與《境外法》需要進一步銜接協調。此外,在日常監管工作中,需要登記管理機關和業務主管單位不斷摸索更為完善和明確的制度標準,用以判別境外非政府組織是否符合非營利性,及其業務活動范圍和相關財務、稅務管理規定。值得關注的是,《境外法》實施經歷了國務院機構改革,改革前后相關部門職能發生轉變,應注意銜接相應代表機構的管理工作,代表機構的年度報告也應依《境外法》公開,接受監督。與此同時,對于在扶貧攻堅、一帶一路建設等重點工作領域作出重要貢獻的境外非政府組織,有必要細化相應的鼓勵促進政策。

 

 

        其三,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的發展還有待進一步均衡和協調,與2017年的法律實施情況相一致,境外非政府組織仍然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廣東等經濟發達地區和云南等已有國際合作基礎的省份,其他地區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發展還稍顯不足。而從活動領域上看,經濟類的組織在法律實施前兩年中所設立的代表機構數量均超過了代表機構總量的五成。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轉型,需要境外非政府在更多元的社會服務領域發揮重要作用,相關管理部門有必要注重境外非政府組織在華工作的均衡發展。

 

 

        2018年,我國各項民生事業加快發展,人民生活持續改善,經濟發展也更為注重質量和與環境協調,[5]在我國即將迎來建國70年華誕的新時期,社會經濟將進一步轉型與發展,非營利組織將發揮經濟和社會發展潤滑劑和調節閥的作用,境外非政府組織也將在這一過程中發揮其獨特的優勢。在中國開展活動的境外組織中,很多是在全球多國開展工作的國際性組織,有豐富的跨國工作管理經驗。在共建“一帶一路”過程中,我國社會組織也將走向國際舞臺。在此過程中,我國的社會組織可以與境外非政府組織已有國際網絡在多地區展開合作,借鑒國際組織域外辦公室的行政管理和項目執行經驗。

 

 

        與此同時,隨著我國經濟社會轉型和扶貧攻堅工作的深入,我國的社會組織也需要進行專業化升級,更需注重社會服務工作開展的實效,作為本土非營利組織的資助方和合作伙伴,境外非政府組織大多有著悠久的發展歷程和豐富的管理經驗,在合作過程中值得借鑒其在項目設計、需求分析、監測評估等方面的管理經驗,推動本土社會組織在社會服務能力和人才隊伍建設方面進一步獲得提升。

 

 

[1] 數據來源:境外非政府組織辦事服務平臺,http://ngo.mps.gov.cn/ngo/portal/toInfogs.do,最后訪問時間:2019年1月1日。
[2] 境外非政府組織駐滬代表機構積極服務“進博會”,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https://mp.weixin.qq.com/s/UCBjt1c_UFc-Lu5TGhZeAw。
[3] 筆者以境外非政府組織辦事服務平臺公布數據為基礎,依據《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辦公室官方微信公眾號對業務主管單位類別進行調整。
[4] 中國新聞網:《傅瑩談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非阻止其在華有益合法活動》,http://www.chinanews.com/gn/2016/03-04/7784292.shtml
[5] 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二〇一九年新年賀詞》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广东十一选5计划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