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面包與玫瑰”,持續111年的吶喊

“面包與玫瑰”,持續111年的吶喊

2019-03-08 11:30:19  來源:發展簡報   作者:揚拙    點擊數量:9053
眾所周知,今天是“三八婦女節”。
近年來,已逐步被各家網絡購物平臺包裝炒作成為“女性購物狂歡”的節日。

 

然而,回溯“三八節”的由來,卻發現言人人殊,莫衷一是。

 

撥開疑云

 

關于“三八節”的起源,在我國最常見的也至少有三種說法:
其一起源于紀念1909年美國芝加哥市女工的斗爭;
其二起源于紀念1908年美國紐約市女工的斗爭;
其三起源于紀念1917年俄國彼得格勒女工斗爭。

 

“1909年芝加哥起源說”最早見于1940年,中共中央長江局主辦的《群眾》周刊中文暉所寫《“三八”節的歷史及其意義》一文;1950年,全國婦聯主辦的《中國婦女》雜志為慶祝新中國第一個“婦女節”而發表的文章《“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簡史》也用此說。此后,在我國各類書刊,包括新華社及人民日報,都一概引用,并在70年代至90年代編入《辭海》,至今仍被諸多媒體、作者引用。

 

但在1991年,北大教授孔寒冰撰寫博士論文時就稱,翻遍多種外文書刊均未提及1909年芝加哥女工斗爭一事。此后華東師大教授余志森、人大教授高放等人也多次查閱《芝加哥人民斗爭史》,并查詢當地最權威報社《芝加哥論壇報》,均無此記載。后經高放教授考證,1909年,美國全國各地確實都有舉行婦女游行運動,但卻正是為紀念前一年紐約女工斗爭,故此起源說應為訛傳。
 
 

 

 

“1908年美國紐約起源說”則在《美國共產黨史》、《克拉拉·蔡特金選集》、《婦女與美國工人運動》、《美國婦女史百科全書》等歷史著作中均被不同程度提及,并提到:1857年3月8日便在紐約有過婦女游行,不過未造成深遠影響;而1908年的游行直接導致二年后蔡特金在哥本哈根大會上建議設立“婦女節”,從此,婦女運動開始在世界各地展開。由此可見,此說最為準確。

 

然而,1910年蔡特金提出設立“婦女節”時,并未明確是“3月8日”這一天;直到1921年莫斯科共產主義婦女代表會議時,才進而規定“3月8日”為共產主義國際婦女節。但彼時,第三國際與第二國際之間意識形態斗爭激烈,為與第二國際劃清界限,大會提出“三八婦女節”是為了紀念俄國彼得格勒女工在1917年3月8日的英勇斗爭。
 
 

 

 

 

但,歷史的軌跡,由不得人類涂抹。據高放教授考證,1917年3月8日的彼得格勒女工斗爭,已經是俄國第五次在這一天進行婦女運動了。這正是積極響應1910年哥本哈根會議的號召,紀念1908年3月8日紐約女工斗爭所帶來的影響。可見此說不攻自破。
 

歷盡波折

 

1908年3月8日,星期天。
紐約,曼哈頓街頭。
近一萬五千名制衣和編織女工在工會的領導下,為每天不到3美元的“薪資”及惡劣的工作條件,游行示威。她們高唱戰歌《兩萬人站起來》,打出“面包與玫瑰”的口號,要求獲得選舉權,并禁止血汗工廠和使用童工。
示威結果也早在她們的意料之中:警察上街,游行驅散。
正如51年前,她們的前輩也做過同樣的事,同樣的星期天,同樣被驅散。
不同的是,這次,沒有再等待51年。
她們的口號深入人心,被美國詩人詹姆斯·奧本海默譜寫成詩:
“當我們游行,游行,我們也為男人而戰
因為他們是女人的孩子,而我們繼續孕育后代
……
從出生到死去,我們的人生不應只被汗水浸濕
心靈如同身體一般饑渴;給我們面包,也給我們玫瑰!”
她們的歌聲漂洋過海,被德國無產階級領袖克拉拉·蔡特金聽到,兩年后的哥本哈根國際社會主義婦女代表會議上,為紀念她們的勇敢行為,并向全世界勞工婦女致敬,“婦女節”由此誕生。

 

 

 

 

然而1910年的大會上,并未確定下“婦女節”的具體日期,時任國際婦女書記處書記身份的蔡特金雖提出了“3月8日”的建議,卻遭遇不同意見:美國等部分國家社會黨已將每年2月最后一個星期天定為全國婦女節(因1857年與1908年3月8日都是星期天),便于女工利用休假日行動,這樣不必罷工,不會遭到禁止,不會被扣工資。最終哥本哈根會議只明確“各國社會主義婦女每年要有一個節日”,沒有具體日期,便于各國社會黨靈活掌握。

第一次正式提出“三八婦女節”,便是上文提到的1921年莫斯科共產主義婦女代表會議。可惜,因政治分歧與階級斗爭,迫使大會最終否定了最早為婦女權利挺身而出的紐約女工。某種程度上,“女權”還是沒能擺脫成為政治工具的命運……

也許從一開始,婦女節作為一個政治意味明確的紀念日,就注定了其共產主義的性質。
也正是因此,在20世紀中期,慶祝婦女節的大都為社會主義國家。

我國早在1924年1月就由國共兩黨合作共同慶祝了第一個 “三八婦女節”,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而許多歐美國家,雖然各類女權運動從未間斷,女性也從未放棄斗爭,卻很少提及慶祝這個共產主義色彩鮮明的“婦女節”。

直到1975年,聯合國定這一年為“國際婦女年”,才正式開始慶祝“3月8日國際婦女節”,兩年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決議,提議每個成員國每年都要紀念“三八國際婦女節”。

 

 

從此,婦女節才開始褪去政治上的不同色彩,成為全世界爭取婦女權益,爭取婦女解放的共同節日。

 

面包玫瑰

 

美國的女權活動家、工會領袖羅絲·施耐德曼就在一次演講中說:“勞動婦女要的是生活的權利,不僅僅是生存的權利——和富有的婦女一樣的生活的權利,還有陽光、音樂、藝術。我們要有面包,也必須要有玫瑰。”

 

“面包與玫瑰”是一百多年前的女人們的吶喊。
 

喊聲也遠沒有停止,不論是前年怒目站立在華爾街銅牛前的小女孩兒,還是去年掀起“Me too”運動的“打破沉默者”們,她們都傳承著一個世紀前的編織女工精神,為打破歧視與不公,為摒棄偏見與標簽,不斷吶喊。
 
 

 

 
 
一百年前,“面包”象征最基本的生存,“玫瑰”象征生活的尊嚴和價值。
一百年后的當下,“面包”象征經濟獨立,“玫瑰”象征精神追求。
于是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如今的“婦女節”變成了“購物狂歡節”:因為購物代表經濟獨立,狂歡代表精神富足。
畢竟,經濟獨立了才能快樂,精神富足了才算健康。
今天,祝所有“女王”快樂、健康!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广东十一选5计划全天计划